这么多年爱着的你啊

她是我的发小,有个动听的名字,陈婉。她在我刚开始懵懵懂懂长大是怎么一回事后,就悄悄钻进了我心里。

她总说我是个闷葫芦,看起来是不是连个女生都没喜欢过。这个问题她追问过很久,也许有个几年,我总回答“有的”,可她再问下去,我就只报以沉默。

我专一喜欢着她的时间,六年有余,她身边的人来来去去总也轮不到我。我不怪她,自然也怪不得她。只怨我们有缘无分,做了两年同学,义务教育的初中都没能划到同一个。

那时陈婉与男友分手,而我们之间聊天次数愈加频繁。我们一起分享喜欢的书和电影,一起聊最近流行的音乐,我惊讶于她与我的喜好竟是那么相似。

可是,许是我高估了自己的耐心和忠诚,许是时间与距离太过遥远,我的心里,不全是她了。我有些爱上同班那个笑起来和她一样眼睛弯弯的女孩。

我什么也没有对陈婉说。可我悄悄换掉了那个刻意百度的和她看起来像是情侣的qq头像,我停掉了上线时她那边会响起的“突然好想你”的铃音提示,我在聊天时收敛了以往的亲昵语气,我还,开始和那个女生在qq上无话不谈。

她的感情经验比我丰富,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她在与我聊天时语气中藏着不易察觉的挽留。可我能说什么呢,她又能说什么呢,毕竟我们什么都不是。

于是她理智地选择放弃,理智地选择疏淡我们的联系。理智到让我觉得她之前表露出的喜欢,只是在可怜我。

我就像只猫儿,以为自己得到了小鱼干,正盯上另外一只肥美的鱼儿后,却发现那鱼干变成活蹦乱跳的鲜鱼甩甩尾巴不见了。

我又忍不住回头找陈婉。这算不算吃回头草?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每天上线后,看到她彩色的头像却少了她的问候时,有多心酸。

初中时,我与她有着同一个理想的高中。我盼望着与她再成为同学,为此特意让母亲为我找关系,拿到那所学校降30分的福利。

母亲告诉我妥了后,我兴奋的心情犹如她第一次回我消息时那般紧张又雀跃。再次见到她会是什么情况呢?她该不会已经忘了我的样子吧。这一次,我可得做那个勇敢的先挥手打招呼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