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你一味药

上个月,因为一个多年的良性恶疾而去医院做了手术,记得在门诊第一次见到余教授的时候,我瞬间就决定了要把自己交给她,请她来为我主刀。她不到五十岁的样子,短发,偏瘦,脸上洋溢着和善的笑容,很亲切,感觉她更像一位内科医生。交谈中,可以看出她丰富的临床经验和渊博的学识,简单的问诊结束,我就真诚的告诉她,请她来为我做这次手术,当时正值十一放假前夕,病房没有床位,而且植皮手术需要严格抗菌,她担心我十一放假期间术后换药不及时再有什么闪失,所以,决定十一假期过后就马上住院安排手术。

最近这些年因为总在医院跑,经常有亲朋好友会找到我,让我带她或他的家人或亲戚或朋友去看病,有时候是举手之劳,但有时候也会犯难,因为我也根本不认识她们(他们)要找的医生,但又不好拒绝,怕辜负了人家的信任,但着实很为难。我不明白,老百姓似乎形成了一个惯例,看病为什么非要找熟人去牵线呢?这些年家里老爸看病、女儿几年前住院、包括我这次手术,都没有去“找人”,反而,遇到的都是非常好非常负责任的医生。记得老爸的病是在陆总确诊的,当时的耳鼻喉科主任看见我哭的非常伤心,给我讲了一个小故事,并耐心的安慰我,她那和蔼的面容和关切的神情让我至今难忘;女儿小时候那次EB病毒感染,盛京儿科的门诊医生在病床紧张的情况下,硬是为我们加床住进了医院,得到了及时的治疗,都说大医院床位紧张,我相信,当医生深知患者病情的凶险,她(他)会跟患者的心情一样,也希望疾病得到及时的最好的治疗!

此次手术很顺利,虽然术后还是受了些罪,但第十五天拆线的时候,我亲爱的主治医生和余教授都说手术很成功,我们都非常开心!

住院期间,邻床的一位甲状腺术后患者突然在凌晨发生了术区出血,患者很害怕,我的主治医生,一位4岁孩子的妈妈,在不到六点被叫到了医院,处理这位患者发生的状况,可想而知,她应该是四点多接到医院的电话,就往医院赶了。看完患者,接着开始一天繁忙的工作。周末休息时间,想起需要处理的患者,也要来医院,这已经是常态,应该早已习惯了。

两个月前,吃东西咬到一个硬物,代价就是一颗神经坏死很多年的牙,被劈成了两半,我知道自己即将开始了漫长且费银子的看牙的日子,最关键的,是牙龈需要扎麻药,还有就是揪心的钻牙的过程,想起来就让人冒冷汗。

去医院的口腔科,随便挂了一个号,我就认识了我的牙科医生——柳医生。她胖胖的,长长的头发,因为一直戴着口罩,所以,从第一次见她到安装完烤瓷牙,我都没能见到她的模样,不过,在治疗过程中,感觉她非常细心和体贴,紧张的我在听她和她的助手聊天时,就不那么紧张了,她很幽默,我喜欢听她们一边工作一边聊天,也为我缓解了看牙过程中的恐惧和压力,她对我说的最多的就是:张、吐、漱口、有点热哈、咬……其实声音有疗愈的作用,我听了她温暖简捷的细语,内心似乎有了底气和勇气,竟也不那样害怕了,那一刻,我觉得她非常值得托付和信任,虽然我比她大很多,但她给了我如家人般的安全感。

多年来,我目睹了太多医院里发生的感人的故事,也经历了令人愤怒的医件。几次以患者的身份与陌生医生的“亲密接触”,我觉得首先要给予你面前的医生最大的信任和尊敬。你的信任和敬畏之心,恰恰就是一味良药,它可以迅速的拉近你和你的医生之间的距离;它可以让你面前的医生感觉到被需要;更会让你的医生感觉到被尊重和一种安全感;会让你们成为一个共同体,然后一起去面对你们共同的敌人——疾病。而可悲的现实是怎样的呢?有些人觉得,没有好处费,医生不会安排你住院;不给红包,医生不会认真的给你手术;不找人,医生会给你开一大堆“没用”的检查,等等等等,其实,有时候,你以为的,还真的只是“你以为”。

我多么希望,作为一名病患,我们为医生送去的是诚心诚意的发自内心的感谢,哪怕是一句体谅的嘘寒问暖,哪怕是换位思考的相互理解。当医生说话语气不耐烦的时候,我们要想一想,她(他)可能今天身体不舒服,也可能是看了几十甚至上百位患者,她(他)的工作已经到了极限,非常累了;如果我们的家人每天的工作环境是一屋子患者围着,没时间去厕所,没时间喝水,一坐就坐到中午吃饭甚至更晚,我们不会心疼么?

送你一味药:信任和敬畏之心。它不光适用于病痛,也适用于我们面对周遭的一切,有了它,你的世界自会充满能量的光环,不要退缩,前路的荆棘终有一天,变成浩浩坦途。

(后记:前些日子感觉身体发出了,几处零件都报了警,经历了这段阴霾的日子,终于回归正途,其实这个世界的很多事情都由无常组成,我们能做的就是以开放的心态,接纳,再接纳。我感谢这段不容易的日子,让我对医者从另一个角度又有了深刻的认识,并肃然起敬;先生一边要忙于工作一边又要无微不至的照顾我,让我感受到这份浓浓的爱与关怀;来自我和先生工作单位亲朋同事老板的关心与温暖的问候,让我感动!此时此刻,我觉得这个世界是那样的美好,正是有了你们才让我的人生如此美妙!爱那些一直默默关心和关注我的人,也非常热爱我的工作,爱我的同事们和医生们!这篇小文仅作为一个人生的印记,留与以后怀念,不是刻意为医生所写,但至真至诚。因为,我找到了一味良药,无价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