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刑侦】较量(5)

华丽的电梯里,杨光脚踏着猩红色的羊绒地毯,瞧着粘在电梯上的女郎海报,脑海里忽然闪过税务局老阎那张丑陋的嘴脸,内心顿时漾起一阵莫名的失落。

堂堂一个副处级干部,竟为一己私欲,沦落成江湖嫖客,让人惋惜的同时又非常憎恨那些拉他下水的商人。当下社会风气不再是吃吃喝喝,嫖娼养小三在风云变幻的官场中甚是流行,他们焉知自己日渐膨胀的贪欲背后,正险象环生,布满危机。

“老杨,你怎么看停电的事?会是我们内部人干的吗?”一向不苟言笑的梁军,根本没有理会杨光刚才的表情,他紧绷着脸,一本正经地问道。

“嗯,不管是谁,终会水落石出。对了,事发之时你不是在一楼吗?阿彪等人可是从你眼皮底下逃离的?”杨光略有所思后,表情疑惑地迎着他的目光反问道。

“老杨,你这样说话就没意思了?当时情况紧急,我总不能眼瞅着大火烧到楼层吧?那样做岂不会出大事!”梁军摊了摊双手,百口难辩般的解释着。

“是吗?十楼到了,有话回局里再说。”杨光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,而是抬手指着即将到达十楼的指示灯回答道。

电梯门缓缓打开之后,杨光一眼看到刘涛、丁伟、邓杰、郑勇等人正面色凝重地站在电梯间,离他们不远之处的地毯上,躺着一个混身是血、留着光头的青年男子。

“杨政委,这个人叫陈黑,是在一间仓库里发现的。刚才他清醒时候讲,自己的右手是被屠龙等人用大铁锤给砸烂的。”刘涛指着陈黑那只血淋淋的右手,简单的汇报道。

“嗯,失血过多,马上送往医院抢救。另外,有屠龙的线索没?”杨政委低头瞧着陈黑的伤势,眉头紧皱地说。

“是。郑勇,你负责把陈黑送到医院抢救,等他醒来找机会询录口供。其他人从楼顶往楼下再仔细搜查一遍,包括地下室,完毕后大家在一层大厅集合。”刘涛果断地安排完任务,接着又说道:“两位局领导请随我来,廊道的公用卫生间里有重要线索。”

待众人散去,刘涛大步流星的在前带路,杨光与梁军紧随其后。片刻,他们一前一后走进了公用卫生间。

卫生间面积不大,最先映入眼帘的是格调温馨的洗手间,它的正中央悬挂着一面镜子,下方是一个洁白的椭圆形洗手池,台面上摆放着洗手液、纸巾及一个精致的花瓶,里面插了一枝含苞欲放得红色玫瑰,银色的射灯打在花蕾上显得格外醒目。它的左右两侧是卫生间,房门上各镶嵌着男女标识。

男厕所里整洁卫生,没有一点异味,靠墙边设有三个小便池,对面是三个坐便间,尽头是一个咖啡色窗户,其中半扇窗没有关严,在阵阵夜风中来回晃动,不时发出咣当咣当地响声。窗外,灰白的夜空夹杂着一股清风,正肆无忌惮地灌了进来。

“两位领导请看仔细,窗户下方的暖气管上系着一根尼龙绳,绳子的另一端直达楼底。”刘涛指着窗口像泄了气的皮球似得,悻悻地说道。

杨光闻听后,眉头紧锁的凑到近前,情不自禁地把头伸出窗外,顺着绳子往下瞅了瞅,而后才缓缓地缩回头,默默地沉思起来。

从十楼滑到楼底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屠龙会有这么大的胆量?假设他真的成功出逃,又会逃往哪里?反之,他又会潜藏到哪里?此次抓捕失败,不仅会挫败干警们的锐气,而且局外的压力也会随之而来,到时自己有何脸面面对朱局?

“刘涛,你怀疑屠龙从这顺着绳子逃跑了?”梁军待杨光挪开身子,也把头探出窗外,望着楼底惊讶地问道。

“是的,梁局。我冲上楼之际,正遇阿彪等人下楼。由此推断,他们极有可能在库房刚刚残暴完陈黑,便匆匆分手。”刘涛把诸多事情联系起来,遗憾万分地回答道。

梁军听后觉得分析的合乎情理,便扭过头望着身旁的杨光,茫然若失般地点了点头。此刻,杨光心乱如麻,根本没有理会他俩意见,转过身快步地走出男厕所,紧接着又推开了对面女厕所的房门。

女厕所与男厕所一样整洁卫生,但因没有开窗通风,里面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空气清新剂味道。靠墙处因少了男厕里的一排小便池,地方略显宽敞,空旷的位置摆放了一盆郁郁葱葱的发财树。

“杨政委,杨政委,朱局让我带话给你,天亮之后他要到县委汇报,请尽快汇总任务完成情况。”张峰风风火火地闯进洗手间,急匆匆地说道。

张峰是局办主任,前天刚刚从市党校学习归来,恰好遇到警局有史以来最大的抓捕行动。为此,他特向局党委申请到一线执行任务,一则锻炼自己,二则熟悉现场情况,便于日后撰写报告材料。

“各楼层负责人请注意,我是02,立即释放排查后的无辜人员,待清场后,再把所有嫌疑人集中到一楼大厅待命。”杨光满怀疑虑的环视了一圈女厕所,而后才转过身冲着张峰点了点头,随即摘下肩头上的对讲机,沉稳地命令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