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等姗姗来迟的你

“男当婚,女当嫁,我家佳瑶28,肤白貌美一枝花,至今没有人来爱,你说这可怎么办,谁能降了这妖怪,这妖怪啊这妖怪,这!妖!怪!”

我窝在她家沙发上,顺手扔了一本书过去,翻了一个白眼以示。她抱着她的宝贝儿子灵活地一躲,嬉皮笑脸地说,“哎,打不到我打不到我。”

“哎,不是姐说你,你看看咱大学时候那宿舍姐妹花们哪个现在没嫁人的。你再瞅瞅你自个的,天天活脱脱的汉子中的女强人,你妈自个儿都帮你相了好几次亲,你说得过去吗你。”来清边说边往沙发上走来,还嫌弃地踹下我,“起开,一个人霸在中间,好意思呢你,我要泡奶粉了。”

我瘪了瘪嘴不情愿的往里面挪了挪,把没吃完的瓜子又放回原处,拍拍手,准备从来清怀里接过来抱抱我的干儿子。

说不羡慕成家的女人肯定是假的,来清这家伙还没毕业两年就找到真命天子,不到一年就把证给领了。现在也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,十足的辣妈一个。

“哎不是老大,我就跟您表了个白。不至于把我推下万丈深渊吧,还有啊你低着头走小心旁边有条狗啊。”

我本能的把手护在胸前看向他,“鬼啊你,怎么哪都有你。”许梵无辜地笑了笑,“拜托,我家在这边啊,不往这边走我往哪边走。再说了天化日之下的我不会对你做出不好的行为的。”

许梵挑了下眉毛,歪嘴一笑,十足像个稚气未脱的孩子。我站在原地无奈地看着他,突然想到了那句话,每个人生命中都会有个注定逃不出的宿命。

许梵是三个月前老板发配给我的实习助理,比我小三岁,研究生毕业一年,26岁。身高一米八。长着一副我就是童颜脸你能把我咋地的傲娇脸,鬼点子贼多的一个毛头小子。但也不得不承认在工作上的那股认真的帅劲儿,我差点都要跪在他的九分西服裤跟锃亮的黑皮鞋底下。

我认为跟他之间顶死同事关系,之后可能会再无交集。像许梵这种男生,也不可能会进入我的生活圈里,他爱动,我爱宅。他喜欢动漫,可我顶死只知道个喜洋洋跟灰太狼。他喜欢蹦极,但我恐高。他爱看青春浪漫韩剧,我爱婆媳大战家庭伦理剧。

总之两个截然相反的人,在我的世界里一辈子都不可能有关系。何况他还比我小三岁,我就更不能接受,姐弟恋在我看来不大可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