琅琊令之飞刀 枪不入

硝烟似乎仍未散去,整个虹口的天都是灰蒙蒙的。“馒头咧,刚出笼的馒头咧!”一大团白雾随着一声叫卖升腾起来,转而又似乎碰到了一堵墙,马上就如枯死的藤蔓般掉落下去,混进了暮色般沉重的人群中。

吴小虎握着铜板的手穿过了白雾,隔着雾气,他看到卖馒头的把他的钱放在手里掂了掂,然后一个个雪白丰润的馒头就都扑啦啦地跳进了他的大袋中。

吴小虎喉头一紧,咽了咽口水,拉紧了袋口。转头的瞬间,他仿佛看到那张隐在白雾后的脸朝地上啐了一口,一帮光会吃不会做事体的赤佬!

卖馒头的笑了,晓得,晓得!你们柳七爷是不到万一就绝不出手。等洋鬼子的枪对准了皇上的脑袋了,你家柳七爷坐在家里,甩手一柄柳叶刀,就能把那紫禁城里洋鬼子的枪给打地上去!

吴小虎不再作声,扛起布袋回身走了。那团雾气一直追着牵扯着他,将他身后一群人的嬉笑声传到他耳朵里。他捂上耳朵,加急脚步向柳刀堂赶回去。

吃馒头了!布袋一放下,一群人便围拢了过来。吴小虎打开袋子,将一只只雪白的馒头交到一只只乌黑、长满老茧的手上。

意思?我能有什么意思?就说这馒头我们已经连吃了三个月了!李三关看向众人,他知道想说这话的不止他一个。

你不愿吃便不要吃,还回来!吴小虎伸手去抢,但李三关一只大手就把他的手臂死死地拿住了。刚进门三年的小崽子,敢跟你在这学了二十年的李爷爷发作?

你们在做什么!从屋内传出洪钟般的一声响,李三关立刻松开了吴小虎的手臂,随众人一起,低头等着那人出来。

李三关见柳七爷没怪罪,大了胆子道,七爷,堂里都多少时间没收人了?银子能不紧吗?我觉得,七爷您就招几个人吧,总得过日子不是?

七爷!人群中又有人道,您不让我们出去收,我们都应了。可现在外面还有不少人想进我们柳刀堂呢,将他们收进来,这不过分吧?

还有不少人想进咱们刀堂?你这是没睡醒呢还是骗咱们七爷呢。七爷顾全大局,洋鬼子上了黄浦江岸后就不再出手了。现在外面都说咱们柳刀堂是留刀堂,个个都练了十几年的飞刀技,留着以后给老婆绣花呢!

吴小虎听了,心里一阵发痛。那些洋人虽有火枪,但柳刀堂的柳叶飞刀也绝不逊色。苦练二十年者,如李三关师兄,已经能够发如雷电,断木碎石。但朝廷既败,柳七爷为了顾及朝廷面子,将传了几代的飞刀绝技隐了起来,也不再抛头露面,展现绝技。导致现在连卖馒头都能笑话柳刀堂,说他们是怂包。吴小虎多想有哪一天练成了飞刀,去给那个卖馒头的开开眼界。

又有人说道,七爷,我还听说新来的道台李鸿忠,要建一个江南兵器局,洋人火枪,这不是笑话嘛!跟咱们的柳叶飞刀怎么比?说着,他从袖口挽出一枚柳叶形的飞刀,朝着院中的石人飞去,只听得叮的一声,石人齐腰而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