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轨的妻子 硕大深入子宫 撑到极致

妈妈今年三十七岁,她长得非常的美丽,身高一米六八,体重一百零五斤,全身散发着女性和母性的气息。

妈妈在上班时,就会戴上一副眼镜,其实那是一副平镜,她说是为了使自己更像一个学者,而不愿别人总盯着她看,是的,我也不希望别人老是盯着我美丽的妈妈。

但是一到家里,妈妈脱去宽大的工作装和摘下眼镜,就会露出她本来的面目,丰满动人的身材,浑圆的臀部,鼓胀的双乳似乎要挣出,白皙的脖子,妈妈的皮肤白白的,似乎白玉一般而且娇嫩无比,我最喜欢抱住妈妈的腰部,紧紧抱住她,这样我就可以体会妈妈的乳房在我胸前磨擦的感觉,,妈妈身上还有一种特别的淡淡香味,让我闻后有一种眩晕的感觉,感到从小腹部似乎有一种热力像触电似的向上扩散,我的小鸡也会自动地硬起来。

在家里我和妈妈最好的交流就是在晚饭时和晚饭後看电视时,妈妈会问我的功课情况,并且偶尔说说她自己工作时的事情,工作时发生的有趣的事情,因为妈妈是研究生物的,所以经常要拿一些动物作试验,我们家里就养了一只小狗,白白的,名字也叫小白。

妈妈很注意自己的保养,晚上会用一些面膜,然後躺在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上看电视,还用家里的一些健身器械进行锻练,早上早起跟着电视里的做一些健身操。

她最爱的是泡澡了,有时在浴室里一呆就是一个小时,在浴室装了一台小电视妈妈舒服地泡在水里看电视。

白还比到了晚上,我和妈妈过饭,坐在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上看电视,妈妈穿着白色的薄衫,和白色的短裤,因为天气很热,我光着膀子,穿着短裤靠在妈妈身旁,妈妈的乳房隐隐地在我眼前晃动,原来妈妈没戴乳罩,所以,白白的内衣几乎成了透明装,弄得我心里咚咚直跳,真想伸手过去抚摸妈妈那对诱人的乳房。

这时,忽然我发现小白和阿龙在我们的脚下玩,不是玩,它们在交配,小白爬在它妈妈的後背上一拱拱的,发出了奇怪的声音,我开始观察它们交配的情况,这时妈妈也发现了,妈妈低下头也看起来,这时我一回头和妈妈四目相对,妈妈的脸顿时红起来,:小孩子,别看这个。

妈妈的脸更红了,她想了一会儿,或许是觉得我也十七岁了,该让我了解一些生理知识,「它们在交配,就可是发生,发生性行为,可以生下一代。

!」说完妈妈的脸色好了一些,我想捉弄妈妈一下,:「那为什麽要向里面拱呢?」妈妈笑了一下「这样-会很舒服呀!」。

我慢慢靠过去在妈妈身旁,用手挽住妈妈的腰,:「人也是这样生的吗?」妈妈似乎一阵颤,用手抱住我的肩说:「是啊!可是人是不能和自己的妈妈这样做的!」。

!」「那只要不生下不就行了吧!」「可是这是不被社会道德允许的!」妈的玉手在我的肩上慢慢的抚摸,我长这麽大,还没被女人摸过,尽管是妈妈的手,还是让我马上感到无比的舒服,我更紧地抱住妈妈,妈妈的一双白白的大腿就在我眼前,我用左手轻轻地摸了过去,妈妈的腿肉如玉如锦,摸起来好舒服,一边问道:「那我就是妈妈和爸爸交配之後生下的了?」妈妈听了似乎不好意思起来,脸上挂上了红晕低声回答说:「是啊!妈妈和爸爸相爱就生下了你!」。

这时我环抱妈妈的手慢慢地伸进了妈妈的内衣里,慢慢地抚摸妈妈的肌肤,由於我的动作很轻,妈妈和我说着话,没有注意我的手的下规矩,或许她觉得没什麽。

我的手开始慢慢向上移,终於摸到了妈妈的乳房,妈妈身一一颤,但是她居然没说什麽,也没有避开我的手,我开始放心的玩弄和抚摸妈妈的乳房,触手之处,我只觉得妈妈的乳房软绵又很有弹性,乳头不大不小,上面有一些小乳非常的小。

妈妈忽然用眼睛瞪了我一下,并且说道「多大了,还摸那儿?脸上的表情却是一副纵容的表情,并且她的手在我的赤裸的上身也是摸来摸去。

这样妈妈在我的紧贴下,慢慢地躺在了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上,我则是全身压在妈妈的身上,妈妈用双手抱住了我的腰,我见妈妈很顺从我的侵犯,便大胆起来,揭开了妈妈的上衣,妈妈的上身顿时赤裸地露在了我的眼前,我眼前一阵眩晕,妈妈的身体是这麽的美,白白的肤色,如玉一般洁白,挺立的双乳似乎在等待着我,我立时扑了上去,热烈地亲吻起妈妈的双乳,当我热吻一只乳房时,我的一只手就用力地抚摸另一只乳房,妈妈则用手轻抚我的後背,任我在她的胸前放肆。

我感到我的阴部明显的胀起来了,,妈妈似乎有了某种反应,我感到妈妈的两腿不自觉地在骚动,一只手忽然伸到了我的身下,用手隔着我的短裤动了一下我的阴棒,原来我的阴棒顶在妈妈的小腹上让她不舒服,可是这一动之下,我的阴棒就顶在了妈妈的两腿根部,我感到妈妈在我的亲热之下,身体开始动起来,两腿向上不断地骚动着,用阴部磨擦着我的下身,我感到妈妈的下身软软的似乎是桃状的。

不要这样!」,我忽然兽性大发,不顾一切地用一只手脱下了自己的短裤,因为我的大鸡在里面好难受,然後又伏下身侵犯妈妈,由於我的赤裸地在妈妈的大腿根部磨擦,妈妈反应更中强烈了,她的双腿紧紧夹住了我的,又把两腿张开,反压在我的腿上,用阴部紧贴住我的,我向上挪了一下身体,用一只手(因为我的手很忙,要压住妈妈)把妈妈的脱了下来,妈妈因为我在上面热烈地吻住她的唇,没有反应过来,脱下妈妈的之後,我立即把用力向妈妈的峡谷发起进攻,妈妈的那里长满了,在丛生的中间,有一条裂缝,我用力地把向那里顶去,却没有顶进去,妈妈下身紧闭着并且有点发干,我管不了那麽多,只要是妈妈的下身,就足以让我兴奋不已,我用在妈妈的下身磨擦着,做着插入的动作。

妈妈知道我没法插进去便笑了一下,随着我的动作,妈妈的笑渐得起来,但她把脸侧了过去躲避我的目光,不愿让我看到她有性欲这个事实。

於是我更加卖力,妈妈的阴部在我不断地剌激下渐渐地变软了,我用手摸了下,妈妈的那里早已是漫流,我把对准了裂缝的中间,毫不费力地冲了进去,哇!好舒服(你要是和你妈做过的话,就知道我没有骗人),妈妈的细肉包围着我的,我紧紧地贴在妈妈的身上,妈妈则发出一长长的声:「小光,不……不要这样。

」我和妈妈四目相对,妈妈不自觉地向上迎合着我的的,当她发觉自己在那样做,而我又盯着她看时,妈妈简直羞得满脸通红,想把脸背过去,而我则用双手捧着妈妈的双颊,看着妈妈,下身开始在妈妈身体里磨擦,妈妈在我的抽送下,开始有了快感,身体也随着我动起来,四目相对之下,妈妈更加妩媚动人,只见她的额头微汗,头发散乱,双颊红似彩云,目光轻轻地似在呻怪我,又似在鼓励我,嘴里发出轻微地。

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正在妈妈的身体里,这简直太美妙了,妈妈的阴部太棒了,为了证明这种感觉,我捧住妈妈的脸,强迫妈妈看着我,一下一下地向妈妈的阴部冲剌。

这使这种感觉更另真实,我在侵犯着妈妈,妈妈由於自己正在被自己的儿子侵犯最神圣和隐秘的地方而羞耻,但她的性欲战胜了这种羞耻感,她在感受男性的填充。

在我目光的逼迫下,妈妈开始也放开了,她主动地用腰力向上迎合着我的动作,并且这种动作越来越大,我们四目相对,并且齐心合力地使我们的身体能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。

我感到妈妈的里面越来越湿,并且有节秦地紧缩着,每一次都带来巨大的快感,肉和肉的磨擦,让我和妈妈在这最原始的行为中得到了最大的剌激。

终於,我感觉要出来了,我用力地抱住妈妈,拼命地向妈妈的身体,妈妈在我的之下,大声地叫了起来:「啊。

啊!」我尽力地延长时间不让自己过早地射出,可是妈妈已然受不了了,:「啊啊,」随着一声长长的,妈妈达到了,而我也觉得浑身一麻,下身紧紧塞住妈妈的,把全部对妈妈的爱送了进去。

过了十分钟,妈妈睁开了眼,我停下对妈妈的乳房的抚摸,说:「妈妈,你真美!」妈则满脸红红的说:「这回你明白了什麽是交配了?」。

我的还在妈妈的里,我感到它又硬起来了,於是又在妈妈的里抽动了一下说:「妈妈在给我上课呢!」,妈妈则捏了下我的鼻子说:「占了便宜还卖乖!」心又起,一下一下地又开始向妈妈的里面冲击,妈妈则声音细细地说:「别在这儿!」,我於是抱起妈妈来到了妈妈的卧室里,把妈妈放在床上,妈妈把床头的药酒拿出让我喝了一口。

我随即扑了上去,把顺利地插入了妈妈的里,妈妈又说:「慢慢地好不好!」,我於是压在妈妈身上用肘部支起部分身体重量,慢慢地在妈妈的里抽送,妈妈则满意地抚摸着我的上身,问道:小光,和妈这样舒服吗?

「」是啊!妈妈你真真好!「我慢慢地向里送着,」妈,你呢?「妈妈笑了一下说:」妈妈也很,舒服!可是你知道这是道德不允许的吗?「我回答说:」

在漫画书里,有和母亲的事!「妈妈惊异地说:」是吗?「,我用力地拱了一下,妈妈随之发出一声,说到:」妈在实验室,经常让动物近亲交配,可以培养纯种的後代!「我忙问道:」是怎样的?妈妈说道:「就是让动物和自己的母亲或父亲交配,动物之间经常是这样的!这次带小白的妈妈回来就是为了让它和小白交配的。

我又问道:「那麽会生下什麽样的?」「和上一代很像!」,我加快了在妈妈的身体里的磨擦,用我的大阴棒用力地插妈妈的,妈妈被我插得叫了起来,於是我就更加兴奋!说:「妈,我们也要培养纯种!好不好?」「好!小光,!」

我的完全进入了妈妈的身体,妈妈的湿湿滑滑的,还有一种用力裹住的感觉,真是太美妙了,绵软的淫肉层层地压迫着,不断分泌出粘稠的润滑液,在我感受妈妈滋味的时候,妈妈也在感受着自己被儿子奸污的感觉,这种而违反世俗的感觉更加剌激我们的感官,我紧紧抱着妈妈,妈妈则用两腿盘住了我的身体,我们对望着,:妈妈,我就是从这里生出来的?

妈妈发出了的笑容:是啊!我这时明白我真的把自己的插进了妈妈肥美的生我的里了,我不能相信平时高高在上的妈妈在我的身下面地扭着,渴求我的雨露,妈妈的淫洞是那麽的潮湿、火热,来吧!

小光,妈妈爱你!我提起了,然後用力地向下插了下去,每一次的进入都要尽可能地完全地插进妈妈肥美的里,妈妈为我的动作疯狂,不断地喘着粗气,因剧烈地兴奋上下起伏,下身一下一下地向上回应我,迎合她的亲生儿子的奸污,我感觉下身不断地涌起越来越强烈的快感,因为我正在干自己的妈妈,亲爱的妈妈,美丽的妈妈,在她的身体里我,现在我又回到了妈的身体里,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人啊!现在我和她,是回报她给我生命的时候,所以,我要给她最好的,全部的爱,用我的大,让她快乐,让她!

让我耕作妈妈这块肥沃不可亵渎的土地,我只想着用力地插妈的,想和妈妈合为一体,我看到妈妈不断的和秋波流转地笑容,她居然在向我笑,而那笑容是那麽地淫,那麽的诱感,分明在说,好儿子,你干得我好舒服!我更加疯狂地冲击妈妈成熟的女性肉体,深深地插入妈的深处,我的每一次插入都是那麽地深入和狂暴,几乎使妈窒息。

妈妈的乎吸越来越急促她开始居烈地颤动,然後稍停了一下後,她用力地抱住我,丰满的用力地在我胸前磨,下身疯狂地耸动着,我感到妈妈深处开始剧烈地紧缩,阴壁的肌肉紧紧地吸住我的,我的不能动了,:啊!

啊!妈妈达到了,不断地流出,壁开始抽动、收缩,我无法抵抗妈妈激烈的动作,这动作带来了强大的快感,我压抑了的能量终於在妈妈的里爆发了。

浓稠的瞬间填满了妈妈的里,我的不住地抽动着更加深入地插入妈妈的深处,发射了所有的炮弹,把我所有对妈妈的爱,打进了妈妈的子宫深处。

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,完全陶醉在这有生以来不曾有过的极度的快乐之中,禁忌的使我们体会到了人生最高的快乐!

我依然在妈妈身上伏着,依然插在妈妈的中,我不愿和妈分开,我们紧紧地相拥着,感到我们是血肉相合,完全地融合为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