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长别吸奶了我受不了 嫩嫩的子宫灌满 精 液

田树根,一个失落的中年男人,四十多岁的年纪,而他的老婆却在半年前跟别人跑了,日子就变得异常孤独寂寞,生活更是毫无规律,三餐不定时,基本上是饿了才弄点东西吃吃,家里的脏衣服堆得一落落。

吃完后,一个人无聊地在沿河公园边闲逛,这个公园建得很早,宽舒的园子里不少树木已经很高大了,郁郁葱葱,不少情人躲在里面亲密、嬉戏。

田树根从小就在这片地方长大,整个城市在变,只有这里的变化不大,内心充满了对景况的伤怀,朗月下更显得形单影孤。

一袭黑色的抹胸裙显得她皮肤更加白皙,锁骨深深凹陷,高高耸立着,露出些许嫩白的乳肉,在裙下露出半截纤细修长的,一双简洁的高跟凉鞋将一枚枚脚趾束缚住,让她不高的身体看上去很挺拔。

田树根知道自己遇到妓女了,一个人在公园里拉生意,下贱地出卖自己的肉体,没想到这样小的年纪就出来做,真是太不要脸了。

田树根想到了自己老婆,心里暗骂:女人都是那么下贱吗?不过眼前少女实在太诱人了,嫩嫩的肌肤几乎能掐出水来。

”田树根用下流的语言羞辱她,他觉得他老婆也是这样低贱地去给那个男人操的,并在男人胯下无力地。

看少女两手紧握,低着头,田树根把她拉坐在自己腿上,少女柔美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体香,让他心醉。

她的臀微微的扭动一下,“我们换个地方好吗?”哀愁的眼眸如此清澈,一汪秋水,让所有男人都会心动。

“当还怕什么羞!经常让男人操,还会不好意思?今天我就要在这里,让所有人知道我们是在这里,在这里的。

“啊!嗯……”少女被田树根的做法吓得不知所措,赶忙将双手交叉挡在胸前,脸涨得通红:“你是我……第一个客人,我……”

我给你钱,你让我玩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……”手掌摸向少女丰满洁白的乳房,不是试探性的碰触,而是将手掌重重地扣在她充满弹性的傲乳上,手指像要将嫩肉拽下来一样揉着。

“啊!嗯……痛!好痛……”少女的脑袋仰起,脸上露出幽怨痛苦的表情,被轻薄的身体不住颤动着,并抗拒地扭动。

“脸都不要了,还怕什么痛!难道你觉得做妓女只有爽的时候,没有痛的时候?”田树根进一步拉扯她的衣服,让它们完全地落到她的腰间,少女平坦光滑的小腹和玉背全都暴露出来,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那么的柔美。

双手扶起她娇小的身体,让她面朝自己骑坐在腿上,少女惊恐地四周环顾,生怕有人过来:“这样太羞人了……大伯……会被人看到的!”

田树根表现出粗鲁男人的状态,粗糙的手掌用力扣紧乳房,娇嫩的双乳深陷在他十个手指的指缝里,少女声陡然加重,同时身体虚软地摇动:“啊……啊……大伯……大伯……”

手掌中乳球细嫩柔滑,给他带来难以言表的超爽手感:“好嫩的……你男朋友是不是也经常这样玩它们的?”而田树根想到的是自己老婆的乳房也是被别的男人这样玩弄的,手上就更用力。

“啊……嗯……”少女羞羞的娇颜,更激发起田树根的情欲:“你男朋友知不知道你是妓女?知道你被别人这样玩吗?”

“他是不是能看到我在玩他女人的?”田树根听完显得更加兴奋,四周看了下,然后将她的乳头捏在指间,捻捻停停、停停捻捻,娇嫩的乳头一会儿被指肚挤压得瘪成一团,一会儿被旋拧得东倒西歪,一会儿又被指头牵引着拉得长长的,彷佛能让她的男人看得更明显。

“让自己男人看到都不怕,给别人看又有什么?应该让他们知道你是个下贱的,是个做皮肉生意的妓女。

你现在就在做生意,用身体赚钱呢!”田树根象征性地把她后背的衣服拽了拽,脑袋又埋在她两乳之间磨蹭,享受它们的柔软顺滑,毫不顾忌路人的目光。

一直等到路人走远,少女才有些许放松一点,“来,让我看看你的肉缝,看看你的是不是和你一样下贱,嫩不嫩……”在长凳旁有块不大的石球,田树根让少女坐在长凳上,自己则坐在较低矮的石球上。

“太羞了,羞死人了……”少女用两手压着裙边,咬着下唇,长发披散分开着,缕缕发丝黏在被香汗潮湿的脸颊上。

田树根暴躁地朝后甩动一下手臂,有蚊子一直在后面点动他的脖子,两手粗暴地将雪白的裙边撩起,勾住她的直接拽了出来,少女矜持地夹紧两腿。

少女的如此修长、白皙,让田树根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,野兽般原始的不断激发,在身体里积聚升腾,将她的裙掖在腰上,大腿根的黝黑耻毛如河水里的波浪泛着晶莹的亮光。

“你……你搞我吧!大伯,求你不要再玩了!”少女不知道后面还会发生多少难堪的事情,无助地乞求田树根。

“那……那就……看一下就好……”少女全身赤裸,只有腰上被胡乱堆砌的抹胸裙,光溜溜的白皙身体就这样在月光下照耀。

少女双手掩着一对乳房尽量遮挡,顺从地将两腿微微打开,田树根粗鲁地抓着她的腿窝,将她两腿完全扯开推高:“就保持这样,不要乱动。

少女眼波幽怨,被轻薄的身体丝毫不敢动弹,修长纤细的就这样屈辱地在半空微抖,脚丫上的凉鞋无力地悬挂着,忍受着难以启齿的屈辱。

田树根仔细地欣赏女体最隐秘的地方,用手指去碰触肉缝,轻盈地在嫩肉上滑动,少女的腰肢痉挛般颤动:“啊……唔……唔……看好了吗?大伯。

田树根两指成V型将拨开按住,然后挥动另一只手向探出中指,“大伯,不要了……啊……”发出撒娇般的腻声嘤咛,少女的两腿夹了一下,又顺从地分开,为老头玩弄自己身体提供顺畅。

”田树根手指更用力,少女腰肢狂颤:“阿宾,他看得到的……啊……唔……他都看到了,他看到你在玩弄我的穴穴……”

”田树根地坏笑着,将手指探入到收紧的中去,一会蜷曲着搔弄细嫩的穴壁,一会又来回抽送,“嗯啊……嗯啊……大伯,大伯,不要了……”少女娇羞地望着眼前这个恣意玩弄自己的淫棍老头。

“现在开始干了,阿宾的贱女人,,我们开始操屄吧!”终于田树根自己也忍受不住了,掏出大,俯身对着少女的挺入,甩手又暴躁地驱赶了一下在后颈的蚊子。

随着少女的娇媚,田树根疯狂地,他想到的是自己老婆就是这样被人干的,说不定她现在也是这样子被人着。

但让他满足的是,现在这个少女的男友,那个叫阿宾的男人,居然就躲在旁边偷看自己女人的被别的男人,他必须要等到自己干完这个女人,才能再拥有她。

少女的很紧,将他的紧紧包裹,‘这个比自己儿子年纪还小的女人的幼嫩身体,居然就这样让我享用,值!两百块值了。

望着眼前被自己弄得不住娇喘的少女,田树根很快便精关一松,猛烈地注射着积蓄了几个月的浓精,被滚烫刺激的少女身体不断抽动,直到他泄完最后一滴。

田树根恐惧地后退几步,却撞上不断摇晃的东西,回头一看,居然是个人,是个青年挂在树上!刚才……刚才根本不是蚊子,而是他的脚尖在不断点戳自己的后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