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:世情

  • 你好木木,我是安妮

    你好木木,我是安妮

    至少安妮是这样认为的。安妮认识木木的时候是大二的上学期,那时候她并没有觉得他们会有更多的发展,只是木木真的很幽默,她总是被他在聊天的时候逗的哈哈大笑,她对他没有防备,在木木第一次带安妮去吃饭的时候,安妮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带眼镜的理科男,这不是 ...

    阅读全文

  • 【柳如是】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

    【柳如是】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

    一阵小雨自窗口洒落女子指尖,偶有触动便轻灵一跃,青纱飞扬,绿云扰扰。一双眼波光潋滟、红唇微张,美如画中仙,只是堪堪那眉梢太过刚硬,又让她多了些硬性。 如是咳了一声恶狠狠地说“不准告诉她,否则我绞了你的舌头”,待伸头看见阿兰走了,偷偷吐了一下 ...

    阅读全文

  • 琅琊令之飞刀 枪不入

    琅琊令之飞刀 枪不入

    硝烟似乎仍未散去,整个虹口的天都是灰蒙蒙的。“馒头咧,刚出笼的馒头咧!”一大团白雾随着一声叫卖升腾起来,转而又似乎碰到了一堵墙,马上就如枯死的藤蔓般掉落下去,混进了暮色般沉重的人群中。 吴小虎握着铜板的手穿过了白雾,隔着雾气,他看到卖馒头的 ...

    阅读全文

  • 我在等姗姗来迟的你

    我在等姗姗来迟的你

    “男当婚,女当嫁,我家佳瑶28,肤白貌美一枝花,至今没有人来爱,你说这可怎么办,谁能降了这妖怪,这妖怪啊这妖怪,这!妖!怪!” 我窝在她家沙发上,顺手扔了一本书过去,翻了一个白眼以示。她抱着她的宝贝儿子灵活地一躲,嬉皮笑脸地说,“哎,打不到 ...

    阅读全文

  • 【刑侦】较量(5)

    【刑侦】较量(5)

    华丽的电梯里,杨光脚踏着猩红色的羊绒地毯,瞧着粘在电梯上的女郎海报,脑海里忽然闪过税务局老阎那张丑陋的嘴脸,内心顿时漾起一阵莫名的失落。 堂堂一个副处级干部,竟为一己私欲,沦落成江湖嫖客,让人惋惜的同时又非常憎恨那些拉他下水的商人。当下社会 ...

    阅读全文

  • 送你一味药

    送你一味药

    上个月,因为一个多年的良性恶疾而去医院做了手术,记得在门诊第一次见到余教授的时候,我瞬间就决定了要把自己交给她,请她来为我主刀。她不到五十岁的样子,短发,偏瘦,脸上洋溢着和善的笑容,很亲切,感觉她更像一位内科医生。交谈中,可以看出她丰富的临 ...

    阅读全文

  • 走!到乡下晒稻子去

    走!到乡下晒稻子去

    先生无奈,在我身边打着转,扰得我心烦,我干脆坐起。窗外暮秋的风在晨曦里荡漾,几株萧瑟的老树上零零散散挂着的叶片漫不经心地看着我,欲言又止。 一时心软,起身洗簌收拾好自己。先生大喜,满脸的献媚,我鄙夷地瞥了他一眼:哼,我只是想去乡下寻秋而已! ...

    阅读全文

  • 这么多年爱着的你啊

    这么多年爱着的你啊

    她是我的发小,有个动听的名字,陈婉。她在我刚开始懵懵懂懂长大是怎么一回事后,就悄悄钻进了我心里。 她总说我是个闷葫芦,看起来是不是连个女生都没喜欢过。这个问题她追问过很久,也许有个几年,我总回答“有的”,可她再问下去,我就只报以沉默。 我专 ...

    阅读全文

  • 废手的媳妇

    废手的媳妇

    “废手”娶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媳妇,我是在第二天才知道的,当时我和我的小伙伴大壮正在村里的茅厕解手。茅厕很窄,只有一个坑,因常年堆积着粪便,奇臭无比,数不清的飞蝇贪婪地在此聚集并饱餐。我们两个挨着肩挤在门口,实话说,滋味并不好受,我屏住了呼吸, ...

    阅读全文